热点网

当前位置 : 主页 > 军事报道 >

民族魂魄,军事文化高扬的激昂旋律【2】

发布时间:2017-07-07 15:16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原标题:民族魂魄,军事文化高扬的激昂旋律

2、民族精神的刀刃越磨越锋利

硝烟终散去,伤口会愈合,但精神会永远矗立,精神的刀刃越磨越锋利。

鲁迅先生说过:“民族精神是最值得宝贵的,唯有它发扬起来,中国才有真进步。”

一路走来的军事文艺,无论身陷“高大全”的漩涡,还是备受多元文化的冲击,始终没有迷失方向,坚定地走在用正能量、主旋律为我们这个伟大民族输送铁血、打磨利刃的最前列。

一连推出《朝鲜战争》《长征》《解放战争》《抗日战争》4部中国革命战争纪实作品的著名军旅作家王树增,对这些“红色记忆”的搜寻和记录,缘于他对传扬伟大民族精神的忧患意识和文化自觉。他说:“用我的思索我的叙述,让今天的读者因祖国、民族、精神、意志与我们的前辈相识相知,重温一个人、一支军队、一个民族无论何时都需要的英雄主义气概。”王树增的所为,正是在为当下的国人精神“铸剑”。

有着同样追求的广州军区政治部文工团,也先后推出了话剧《天籁》《红帆》《共产党宣言》《支部建在连上》、舞剧《三家巷》等“红色大戏”。用历史的目光观照现实,用现实的思考回顾历史,给历史题材创作赋予了积极的时代意义,让今天的人们明晰我党我军光辉历史的形成因由。那就是——民族精神是推动历史前进的真正动力,中国革命的胜利是人民选择和托举的结果。

历史走到今天,我们对民族精神的耕犁还远远不够深厚。在部队多年未经战火洗礼的现实背景下,如何引导官兵积极探寻人民军队战无不胜的精神源泉,在强军路上迈出坚定铿锵的步伐,我们需要更多熔铸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沉淀伟大民族精神的文艺作品。

3、有魂的艺术常青,失魂的“神剧”速朽

在人类的精神发育史上,优秀的文学艺术之所以能够在寒冷中提供温暖、在艰难中慰藉心灵、在困境里激活力量,就是因为它承载和传递着民族的血液和精神,有情感、有操守、有灵魂。

近年来,“抗战神剧”的屡禁不止,让我们不能不正视和警觉文艺创作中精神缺位、信仰迷失、道德滑坡、价值观模糊的问题。它不仅仅是对历史的亵渎、对英雄的伤害,更是对中华民族精神支柱的侵蚀、对人民精神家园的摧残。

无可否认,物质文明每前进一步,必然会给精神文明带来新的冲击和挑战,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但“泡沫文艺”“快餐文艺”“地摊文艺”无论如何也孕育不出伟大崇高的精神。历史的最终珍存说明,只有那些沐浴着精神之美、沉积着精神熔岩的文艺作品才会天长地久,失魂之作最终难逃遭人唾弃、速生速灭的结局。

民族精神具有激荡心灵的活力,军事文艺具有丰腴厚实的底蕴。军事文艺只有从对民族精神的弘扬中汲取原生活力,才能以有魂的创作,接续民族精神的永恒生命力。

军事文艺呼唤战斗性的时代传承

●艺术是时代的烙印。抗战时期的文艺以极强的作战功能,以军民同台的文艺运动,掀起了全民抗战的狂飙。伴随强军事业的召唤,新时期军事文艺依然以战斗性为最大属性,肩负起砥砺战斗精神、催化战斗力生成的时代使命。

4、“战斗”是抗战文艺的时代重彩

对文艺的战斗功能,郭沫若说过:“人类的文学艺术活动,在它的本质上,便是一种战斗。对于横暴的战斗,对于破坏的战斗,对于一切无秩序、无道理、无人性的黑暗势力的战斗。”毛泽东的思考更为深刻:“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

山河破碎、国破家亡的苦难,震碎了那些生在战斗年代却想脱离战斗而独立的个人主义者的幻梦;抗日的烽火,点燃了一大批有良知、有使命感的作家、艺术家的热情。他们把自己投进时代的洪流中去,以笔作枪,与人民一起走上争取民族解放的战斗前线。

田间、艾青、何其芳、郭沫若、夏衍、老舍、茅盾、巴金、赵树理、刘白羽……《给战斗者》《义勇军》《向太阳》《吹号手》《虎符》《法西斯细菌》《塞上风云》《小二黑结婚》《吕梁英雄传》《新儿女英雄传》……豪华版的文艺家阵容、井喷式的创作硕果,令抗战文艺活动形成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这些紧抓时代脉搏的创作,不仅生动地表现了抗日军民以民族解放为己任的崇高精神境界,还以从真实战场延伸至精神领域的高视野、高站位,唤醒了千千万万中国人沉睡在内心的民族精神的觉醒。

“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鲜花掩盖着志士的鲜血。为了挽救这垂危的民族,我们曾顽强地战斗不歇……”诗人光未然的著名诗篇《五月的鲜花》最初只是发表在报纸上的一首小诗,被谱成歌曲后,先是学校里的学生合唱,后又流行于抗日团体中。冼星海在一次万人集会上,一句一句地教大家演唱,宏大的合唱中蒸腾起不屈的民族精神,震天动地。

  http://www.tank365.com/dgez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