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位置 : 主页 > 娱乐资讯 >

“大通牦牛”辐射全国各大牦牛产区

发布时间:2017-10-12 17:04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原标题:“大通牦牛”辐射全国各大牦牛产区

本报记者 罗连军

大通牦牛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培育的牦牛新品种,2005年以来累计向全省推广大通牦牛种公牛1.95万头,据不完全统计,其后裔在推广区已达130万头以上,十一年来给牦牛产区带来经济效益7.8亿元,平均每年7千万元。目前,大通牦牛已覆盖全省39个县,并辐射到新疆、西藏、内蒙古、四川、甘肃等全国各大牦牛产区。

青海省大通种牛场始建于1952年,目前有职工376人,其中各类专业技术人员58名,已形成由大通牦牛繁育中心、冷配群、核心群、育成群和推广示范区构成的大通牦牛繁育推广体系。年产犊牛0.6万余头,每年向省内外提供2000余头大通牦牛种公牛,生产优良牦牛细管冻精5万支。

自1983年起,大通种牛场和中国农科院兰州畜牧所、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及省畜牧总站全面开展了牦牛新品种培育工作,并连续列为农业部“六五”、“七五”、“八五”、“九五”重点项目,“十五”国家又将利用野牦牛改良家牦牛的“牦牛品种改良技术”列入了国家重点推广的50项新技术之一。

在20余年的科研工作中,该场利用野牦牛作为育种父本,经过驯化野牦牛、制作冷冻精液、采用人工授精技术,生产具有强杂交优势含1/2野牦牛基因的杂种牛,通过组建育种核心群、适度近交、进行闭锁繁育、强度选择与淘汰,培育出产肉性能、繁殖性能、抗逆性能远高于家牦牛的体型外貌、毛色高度一致、遗传性能稳定的牦牛新品种,于2004年12月通过了国家畜禽品种委员会的审定,定名为“大通牦牛”。

2005年3月8日农业部颁发了《畜禽新品种(配套系)证书》。该品种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培育的牦牛品种,填补了我国乃至世界牦牛育种史上的空白。2011年以来大通牦牛被确定为我国青藏高原及其毗邻高山地区的主导品种。

2008年以来全场先后被农业部确定为“第一批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种场”、“国家肉牛牦牛产业技术体系大通综合实验站”、“农业部牦牛遗传育种与繁殖科学观测实验站”、“国家肉牛核心育种场”和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授予的首批“动物疫病净化创建场”。

大通牦牛具有明显的野牦牛特征,嘴、鼻、眼睑为灰白色;具有清晰可见的灰色背线;公牛和母牛绝大多数有角。大通牦牛生长发育速度较快,初生、6月龄、18月龄体重比原群体平均提高15—27%;具有较强的抗逆性和适应性,越冬死亡率小于1%,比同龄家牦牛群体的越冬死亡率降低4个百分点;大通牦牛繁殖力较强,在2.5岁时进入适配年龄,3.5岁可产第一胎,经产牛为三年产两胎,产犊率为75%;体魄强健,四肢有力,觅食能力强,采食范围广,可充分利用高山草场。

近几年来,全省实施“百万牦牛复壮工程”,省财政厅每年下达“大通牦牛推广”项目,特别是省农牧厅从政策等方面大力扶持我场开展牦牛良种繁育和推广工作,在全省大范围推广大通牦牛。

据统计,目前已累计向全省推广大通牦牛种公牛1.95万头,据不完全统计,其后裔在推广区已达130万头以上。据跟踪调查,大通牦牛改良后代各年龄段体重比当地家牦牛提高幅度都在15%以上,并表现了很强的高山放牧能力和显著的耐寒、耐饥饿和抗病能力,体型外貌头形角形毛色都具有大通牦牛的特征。调查中牧民反映,大通牦牛后裔出生后在短时间内就能站立起来;不易生病;二岁牛与同龄家牦牛相比屠宰产肉率高,收购价比同龄家牦牛高出400-500元,深受牧民群众的欢迎。

如今,大通牦牛已覆盖青海省39个县,辐射到新疆、西藏、内蒙古、四川、甘肃等全国各大牦牛产区。每年推广大通牦牛种公牛至贫困落后地区约300头左右,为贫困牧民年增收2万元以上,惠及牦牛产区26个贫困村的精准扶贫工作。

据不完全统计11年来累计给全省牦牛产区带来经济效益7.8亿元,平均每年7千万元。并在共和、刚察、海晏、乌兰四个示范县建立了5个大通牦牛整村推广示范村,每年针对牧民群众开展大通牦牛养殖配套技术培训工作,每年培训牧民群众300余人次,提高了牧民群众牦牛养殖技术水平,促进了牧区牦牛产业的发展,取得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长期以来与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甘肃农业大学、青海大学农牧学院、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等单位建立了长期的科研合作关系,在场部建成了全国重要的牦牛研究、生产和实习基地,每年接纳科研人员和大专院校实习生进行牦牛科研和饲养管理实验工作。连续荣获省、部和国家科技奖,2005年“大通牦牛培育技术”荣获甘肃省科技进步一等奖;2006年“青海省牦牛改良技术推广”,荣获农业部“全国农牧渔业丰收奖”一等奖;2007年“大通牦牛新品种及培育技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0年“青藏高原牦牛良种繁育及改良技术”荣获农业部“全国农牧渔业丰收奖”二等奖;2012年“大通牦牛推广项目”荣获青海省科技进步三等奖;2015年“牦牛人工授精技术试验与示范项目”获青海省科技成果证书。

通过多年开展牦牛科研工作,全场出台制定了“大通牦牛农业行业标准”、“青海牦牛地方标准”、“野牦牛(含1/2冷冻精液)标准”、 “大通牦牛细管冷冻精液标准”、“牦牛种牛标识和建档立卡标准”、“放牧牦牛规模化生产出栏技术标准”和“牦牛种畜场布鲁氏菌病净化技术标准”。

多年来,全场专业技术人员相继发表论文180余篇,内容涵盖牦牛科研的各个领域。同时全场与肉牛产业技术体系各功能研究室的岗位专家共同开展了“犊牛全哺乳和早期育肥出栏”技术;实施冷季暖棚养殖技术;冷季补饲技术;产前、产后瘦弱母畜及牦犊牛的补饲技术、幼畜;成年畜防疫保健技术;“大通牦牛”育种技术;野牦牛驯化及采精技术;牦牛分割及分析实验等技术研究,开发了生产管理综合信息平台,这些技术研究课题已取得多项技术成果,促进了牦牛产业的发展。

目前,全场正与中国农科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联合开展无角牦牛新品种培育工作;与四川农业大学动物营养实验室联合开展淘汰犊牛及母牛育肥试验;与青海大学农牧学院联合开展紫雏菊提取物对高寒放牧牦牛免疫功能的影响及其机制的研究,全场正在自主开展牦牛高效繁殖技术示范与推广技术、牦牛寄生虫病高效低残留防治新技术集成与示范技术、牦犊牛早期培育适度补饲技术、牦牛冷季补饲及提高母牛发情技术等课题研究。